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从“追网”到“落网”——原渭南市临渭区国税局办公室副主任马蕾案警示

2022-10-08 17:11:27 3881

摘要: “这么多年鬼话连篇、没说过一句实话,投案后终于可以如释重负地说真话了……”日前,原渭南市临渭区国税局办公室副主任马蕾投案自首,给自己7年多颠沛流离的外逃生活按下了“停止键”。网络游戏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马蕾消磨意志、动摇信仰,甚至铤而走险...

“这么多年鬼话连篇、没说过一句实话,投案后终于可以如释重负地说真话了……”日前,原渭南市临渭区国税局办公室副主任马蕾投案自首,给自己7年多颠沛流离的外逃生活按下了“停止键”。

网络游戏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马蕾消磨意志、动摇信仰,甚至铤而走险步入犯罪歧途?从“追网”青年蜕变为在逃嫌犯,马蕾一案给年轻干部留下深刻警示。

吴索颜 作

沉迷网游的“大玩家”

“2005年参加工作开始,闲暇之余迷上了一款游戏,从此便无心学习和工作……”马蕾说,从24岁起,他就像着了魔似的不惜花大把金钱、时间和精力在网络世界中“驰骋”,醉心于游戏中“呼风唤雨”,痴迷于“刷副本”、组“团战”中“大显身手”。“网游挤占了我精神世界的全部,一刻也不能离开,否则就会坐立不安、百爪挠心、浑身难受。”马蕾一直将自己在网游中扮演的角色当成虚拟世界中的另一个他,感到满足且充实。而在现实中,他对工作不思进取、心不在焉,对家人漠不关心、自私自利,除了游戏外,什么也提不起他的兴趣。在父母和妻子眼中,他就像永远也长不大的“巨婴”。由于游戏每晋一级都需投入很大一笔费用,于是,马蕾工作以来的大部分收入都被他用在了游戏点卡的充值上,在以钱寻乐的路上越陷越深,在以游戏弥补空虚、麻醉神经的恶性循环中甘之如饴、如痴如醉。因为开支越来越大,马蕾最终将黑手伸向了单位的税款,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债台高筑的“大窟窿”

“游戏级别越高,花费就越大,每个月都得5000多元,不知不觉就债台高筑。”2009年,马蕾被调到原渭南市临渭区国税局工作后不久,便被组织提拔为中层干部,但他仍未逃脱网游成瘾的泥沼,反而用游戏上取得的成功弥补自己精神空虚的黑洞。直到2014年,他先后通过透支信用卡、小额贷款、民间借贷等方式,拆东墙补西墙,债务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案发前共欠下40余万元债务。“由于借无可借,我被多家贷款公司连续追债并堵到单位和家里,被逼无奈,于是对税款动起了歪脑筋。”2013年起,鬼迷心窍的马蕾在担任该局征管科副科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以帮助企业减免“文化建设费”为由,主动为企业代缴增值税款,通过更改税务系统数据,以少缴漏缴的方式先后将40余万元税款据为己有,用于游戏充值和个人支出。很快,单位在核查时发现了异常。他自知事情即将败露、无法继续隐瞒,便把希望寄托于家人。马蕾家人东拼西凑为其筹得10万元现金,心急如焚的父亲跑到单位将钱交给正在上班的马蕾,一再叮嘱其向组织认错,全家将帮他全力补救。然而,关键时刻马蕾并没有悬崖勒马。他深知“大窟窿”一时半刻无法填补,继续维持“风平浪静”已再无可能。于是,他拿着全家人凑来的10万元,切断了与单位、家人的一切联系,在人生路上选择了一错再错,于2014年9月开始了长达7年多的外逃生涯。

混迹多省的“大逃亡”

“当时只想以暂时失联逃避债务,父母肯定会收拾我丢下的烂摊子,待风平浪静后再回去上班。”从小在父母呵护下的马蕾,想当然认为父母会继续替他“遮风挡雨”。“这期间我惶恐不安,一直关注事态发展,当看到自己被列入网上追逃人员名单时,我犹如跌入无底深渊,感觉再也回不去了。”那一刻,心如死灰的他索性不顾一切远走高飞、浪迹天涯。然而,逃亡路上哪有诗和远方,除了面对物质的困顿外,还有精神和心理的双重折磨。“背井离乡的路上,最大的痛苦是饱受寂寞、孤独和煎熬。”马蕾购买了自行车和骑行装备,辗转四川、湖南、江苏、河南等10余个省。因害怕暴露身份,他混迹于各个乡村小镇,在偷偷摸摸、东躲西藏中度日。平时睡帐篷,十天半个月住一次农家乐或小旅馆,每天精打细算,饿了就煮挂面、啃馒头,遇见河塘就钓鱼充饥,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看到警察就胆战心惊,如惊弓之鸟。“这几年经常梦见父母不在了,总是在睡梦中哭醒,遥遥无期的外逃路越走越难,我开始有了投案自首的打算。”随着纪检监察机关追逃防逃一体推进、监督触角不断延伸,天罗地网越织越密,心存侥幸、犹豫观望的马蕾通过收听广播等途径,在法律的威慑和政策的感召下,投案自首的意愿日益强烈。2021年11月21日,心力交瘁、走投无路的马蕾在河南省栾川县栾川乡派出所投案。

梦醒时分的“大痛悔”

“起初抱着玩玩而已的心态,没想到却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现实与虚拟颠倒,玩火自焚导致家庭支离破碎,痛恨自己太不争气了……”得知妻子与他离婚带着孩子去了外地、父母健在还盼望他归来时,马蕾痛哭流涕。渭南市临渭区纪委监委在调查中了解到,马蕾的成长路一帆风顺,高考时因享受了少数民族加分政策而如愿以偿考上大学,大学毕业后报考公务员时又因所报岗位名额未招够被补录,工作中因为身份和专业符合条件而被提拔为中层干部。直到家财耗尽、走上外逃之路时,他还侥幸地认为,自己无论犯多大的错,都会幸运出现人生转机。但人生不是游戏,没有无限重启,更没有推倒重来。当把好运气当成理所当然、平步青云而不知感恩、拥有幸福而忘乎所以时,就会怀着侥幸心理把人生当成游戏,随心所欲、挥霍透支,不惜以身试法、铤而走险。被游戏掌控的人生,不仅没有排遣空虚寂寞,反而留下了无法填补的精神空白和人生遗憾。纵观马蕾案件,其作为曾经的党员干部,背离初心使命、理想信念动摇、三观扭曲错位,把修身立业彻底抛在脑后,迷失了人生方向。纪法观念淡薄的他,无视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反腐倡廉的决心,不知敬畏、胆大妄为,将黑手伸向了税款。他毫无底线意识,心存侥幸、执迷不悟、放纵自我,在错误的路上选择外逃,一错再错,最终被党内除名并开除公职,令人叹息、发人深省。好船者溺,好骑者堕,君子各以所好为祸。人有爱好无可厚非,关键在于“嗜”之有度、“好”之有道。年轻党员干部要以马蕾案为反面教材,警钟长鸣、防微杜渐,坚定理想信念,牢记初心使命,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自觉抵制低级趣味,培育积极健康的生活情趣,扣好廉洁从政的“第一粒扣子”,警惕“精神鸦片”的侵蚀和麻痹,时刻严防玩物丧志,切不可“游戏人生”。


马蕾忏悔书(节选)我叫马蕾,现被拘留在渭南市临渭区看守所强制治疗中心。我于2014年9月因涉嫌贪污外逃,于2021年11月在河南省栾川县栾川乡派出所主动投案。2013年7月,我先后对3家公司的应缴税金起了贪念,将40余万元税款挪为己用。2014年7、8月,税务机关发现这3家公司的缴税异常后找到了我,我发现已经无法弥补这个亏空,便携带着家人为我凑的10万元开始外逃,直到2021年11月才投案自首。我是2005年参加税务工作的,从那时起,就沉迷于各种网络游戏,没有将平时的时间用来提升自己的思想政治学习水平和刻苦钻研业务能力,而是一有空就泡在网上打游戏,不但浪费了时间,还在上面花费了金钱。2010年因工作调动,我来到临渭区,为了弥补打游戏的亏空,我接触了小额贷款公司,从一开始的一家、两家,5万元、10万元,到后来的拆东墙补西墙,发展到7万元、8万元,三四十万元。当慢慢补不上欠款时,面对贷款公司天天堵在单位办公室要账的情况,我就对相熟企业委托我缴的税款起了贪欲,前后贪污挪用了40余万元。现在想想,真是一步一步从小错走向了犯罪,如今在看守所里是自作自受、悔之晚矣。当我提笔写这封忏悔书时,心中想了很多很多。我出生在这个伟大的国家,有着幸福的家庭,自己一步步学习、参加工作,本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可就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来将党纪国法视为儿戏,不认真学习不深刻领悟,在私生活上自我放纵,给自己挖了一个又一个的深坑,最后把自己弄到了如今的下场也是活该。事情发展到了现在的地步,我不想为自己辩解任何的事情,只是觉得对不起党和国家,对不起组织的培养,也对不起那些相信我的企业,更是给税务局抹黑了。在此,我希望能尽力弥补企业的损失,完全接受国家机关对我的审判处罚,认罪服法。(马蕾)

来源:陕西纪检监察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