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华州区各镇村庄撤销合并详情丨合并后新村命名情况

2022-10-08 16:31:43 4639

摘要:2015年2月初,华州区(原华县)实施完成辖区内各镇村行政区划调整重组工作。调整前华州全区辖242个村委会,调整合并重组后撤销了107个村委会,目前华州全区共辖14个新型农村社区居民委员会和121个村委会。各镇具体调整明细如下:↓杏林镇将车...

2015年2月初,华州区(原华县)实施完成辖区内各镇村行政区划调整重组工作。调整前华州全区辖242个村委会,调整合并重组后撤销了107个村委会,目前华州全区共辖14个新型农村社区居民委员会和121个村委会。各镇具体调整明细如下:

↓杏林镇

  1. 将车湾村、灰池村、天岩村、康坪村合并,命名为朝阳新型农村居民委员会(1742),办公地点为社区办公室内;

  2. 将梁西村、老官台村、李庄村合并,命名为李庄新型农村社区居民委员会(2159人),办公地点在原李庄村;

  3. 龙山村、磨村、杏林村、梓里村、三溪村、城南村、李坡村7个村委会行政区划不变。

↓金堆镇

  1. 将大栗西村、西川村、栗西村合并,命名为金新新型农村社区居民委员会(1894人),办公地点为金堆镇移民新村。

  2. 将武坪村、草坪村、任家滩村合并,命名为任家滩村民委员会(2361人),办公地点为原任家滩村。

  3. 将东坪村、芋坪村、西坪村合并,命名为东西坪村村民委员会(2194人),办公地点在原西坪村。

  4. 将车台村、罗涧村、铁炉村合并,命名为铁炉村村民委员会(2036人),办公地点为原铁炉村。

  5. 将栗峪村、寺坪村合并,命名为寺坪村村民委员会(1666人),办公地点为原寺坪村。

↓下庙镇

  1. 将三吴村、沟家村合并,命名为曙光村村民委员会(2367人),办公地点为原沟家村。

  2. 将东周村、西周村合并,命名为周村村民委员会(2038人),办公地点为原西周村。

  3. 将什字村、新建村合并,命名为胡村村民委员会(2700人),办公地点为原什字村。

  4. 将杨相村、简家村、吊庄村、车堡村、姜田村合并,命名为新下新型农村社区居民委员会(3049人),办公地点为原杨相村。

  5. 将下庙村、惠家村、牛柿村合并,命名为下庙新型农村社区居民委员会(2766人),办公地点为原惠家村。

  6. 康甘村、南解村、王巷村、秦滩村、滨坝村、田村、甘村7个村委会行政区划不变。

↓柳枝镇

  1. 将丰良村、伏中村合并,命名为泉护村村民委员会(2933人),办公地点为原丰良村。

  2. 将南关村、上安村合并,命名为南关村村民委员会(3940人),办公地点为原南关村。

  3. 将梁堡村、沟峪村合并,命名为樱桃沟村村民委员会(1160人),办公地点为原梁堡村。

  4. 将西沟村、石沟村合并,命名为新园村村民委员会(799人),办公地点为柳枝新区。

  5. 将王宿村、北刘村、秦家村合并,命名为毕家新型农村社区居民委员会(4616人),办公地点为原王宿村。

  6. 将北拾村、拾村合并,命名为新拾新型农村社区居民委员会(4456人),办公地点为原拾村。

  7. 东新庄村、张桥村、孙家庄村、毕家村、彭村、孟村、钟张村7个村委会行政区划不变。

↓瓜坡镇

  1. 将井堡村、过村、良候村合并,命名为良候新型农村社区居民委员会(3269人),办公地点为原良候村。

  2. 将井沟村、张岩村、沟岭村、瓜底村合并,命名为瓜底新型农村社区居民委员会(3201人),办公地点为原瓜底村。

  3. 将李托村、田杨村、黄家村合并,命名为黄家新型农村社区居民委员会(3188人),办公地点为原黄家村。

  4. 将三小村、庙前村合并,命名为庙前村村民委员会(2328人),办公地点为原庙前村。

  5. 将北沙村、君朝村合并,命名为君沙村村民委员会(2480人),办公地点为原君朝村。

  6. 将古城村、马泉村、湾惠村合并,命名为湾惠村村民委员会(1594人),办公地点为原湾惠村。

  7. 南沙、闫岩、东赵、孔村、三留、姚郝6个村委会行政区划不变。

↓华州镇

  1. 将宜合村、赵村、先农村合并,命名为先农村村民委员会(2547人),办公地点在原赵村。

  2. 将马斜村、崖坡村、铁马村合并,命名为铁马村村民委员会(1777人),办公地点为原铁马村。

  3. 将张场村、西罗村、团结村合并,命名为团结村村民委员会(1135人),办公地点为原西罗村。

  4. 将大街村、城内村合并,命名为城内村村民委员会(2200人),办公地点为原城内村。

  5. 将杨巷村、温巷村、西关村合并,命名为西关村村民委员会(2743人),办公地点为原西关村。

  6. 将吝家村、王堡村合并,命名为吝家村村民委员会(1410人),办公地点为原王堡村。

  7. 将杜堡村、王什字村合并,命名为王什字村村民委员会(3112人),办公地点为原王什字村。

  8. 吴家村委会行政区划不变。

↓高塘镇

  1. 将忠靳村、薛底村合并,命名为薛底村村民委员会(2390人),办公地点原薛底村;

  2. 将寺底村、西湾村、老年村合并,命名为老年村村民委员会(2112人),办公地点原老年村;

  3. 将刘堡村、圣山村合并,命名为圣山村村民委员会(1934人),办公地点原圣山村;

  4. 将罗吝村、寺前村合并,命名为寺前村村民委员会(1412人) ,办公地点原寺前村;

  5. 将大王村、北侯村合并,命名为北侯村村民委员会(2223人) ,办公地点原北侯村;

  6. 将堡底村、里寺村合并,命名为堡里村村民委员会(2000人) ,办公地点原里寺村;

  7. 将泽口村、韩良村合并,命名为韩良村村民委员会(1931人) ,办公地点原韩良村;

  8. 将侯岩村、宋斜村、胡磊村合并,命名为胡磊村村民委员会(2719 人),办公地点原胡磊村;

  9. 将安尧村、小村合并,命名为小村村民委员会(2013人),办公地点原小村;

  10. 将吉尧村、留马村合并,命名为留马村村民委员会(3165人),办公地点原留马村;

  11. 将西峪村、东峪村合并,命名为涧峪村村民委员会(2388人),办公地点高塘镇移民新区;

  12. 将处仁口村、枣园村、腰村合并,命名为腰村村民委员会(2258 人),办公地点原枣园村;

  13. 将吉河村、南堡村合并,命名为南堡村村民委员会 (3248人) ,办公地点原吉河村;

  14. 将二合村、柿村合并,命名为柿村村民委员会(2492人),办公地点原柿村;

  15. 北村、同家、涧峪口、南麦、拆头、铁里、南侯、东阳、江村、朱张 10 个村委会,行政区划不变。

↓赤水镇

  1. 将水城村、赤水村、乔家村合并,命名为赤水中心社区居民委员会(3657人),办公地点为原赤水村。

  2. 将城里村、南吉村、太平村合并,命名为小涨新型农村社区居民委员会(4182人),办公地点为原城里村。

  3. 将辛村、罗家村合并,命名为遇仙村村民委员会(2302人),办公地点为原罗家村。

  4. 将新城村、台台村合并,命名为大涨村村民委员会(2666人),办公地点为原台台村。

  5. 将马庄村、李家村合并,命名为李马村村民委员会(2246人),办公地点为原李家村。

  6. 将程高村、南会村合并,命名为会东方村村民委员会(2065人),办公地点为原南会村。

  7. 将雷家村、刘家村、步背后村合并,命名为南候坊村村民委员会(2566人),办公地点为原步背后村。

  8. 将姚家村、李家堡村、陈家村合并,命名为朱村村民委员会(2935人),办公地点为原陈家村。

  9. 将楼梯村、样田村合并,命名为田梯村村民委员会(2719人),办公地点为原样田村。

  10. 麦王村、郭村、江村、蒋家村、贾家村、侯坊村、王里渡村、沙弥村、辛庄村、魏三庄村、薛史村11个村委会行政区划不变。

↓莲花寺镇

  1. 将水峪村、荷草村、龙潭村合并,命名为龙潭村村民委员会(1731人),办公地点为原水峪村。

  2. 将肖场村、白石村合并,命名为白石村村民委员会(1823人),办公地点为原白石村。

  3. 将党家河村、白家河村合并,命名为白家河村村民委员会(1753人),办公地点为原白家河村。

  4. 将袁寨村、八里店村、长寿坡村合并,命名为长寿坡村村民委员会(2177人),办公地点为原长寿坡村。

  5. 将高家河村、三合村合并,命名为高家河村村民委员会(1404人),办公地点为原高家河村。

  6. 将南马村、北马村合并,命名为楠新村村民委员会(1593人),办公弟弟为原南马村。

  7. 将汀村、由里村、时堡村合并,命名为时堡村村民委员会(2018人),办公地点为原时堡村。

  8. 将西马村、罗纹村合并,命名为忠义村村民委员会(1470人),办公地点为原罗纹村。

  9. 将瓦头村的凹子组、七岔口组、封官组与东罗村合并,命名为东罗村村民委员会(1888人),办公地点为原东罗村。

  10. 将瓦头村的瓦头组、虫陈组与西寨村合并,命名为西寨村村民委员会(1361人),办公地点为原西寨村。

  11. 将乔堡村、少华村合并,命名为少华村村民委员会(1399人),办公地点为原乔堡村。

  12. 何巷村、南寨村、庄头村3个村委会行政区划不变。

↓大明镇

  1. 将三义村、算王村、马场村、大明村合并,命名为大明新型农村社区居民委员会(3419人),办公地点为原大明村;

  2. 将北耐村、毛沟村、汤坊村合并,命名为毛沟新型农村居民委员会(3153人),办公地点原汤坊村;

  3. 将马峪村、雷西村、薛马村合并,命名为薛马村村民委员会(2126人),办公地点在原雷西村;

  4. 将韩凹村、崔马村、兴国村合并,命名为兴国村村民委员会(2586人),办公地点原兴国村;

  5. 将杜塬村、寺王村合并,命名为寺王村村民委员会(1758人),办公地点原寺王村;

  6. 将桥峪村、水渠村合并,命名为水渠村村民委员会(2701人),办公地点在原水渠村;

  7. 将沟南村、孙堡村合并,命名为孙堡村村民委员会(2583人),办公地点在原孙堡村;

  8. 高楼、吕塬、赵家、唐安、杜湾、白泉、方寨、渔池、里峪口、李岩、下李11个村委会行政区划不变。

【后记】:华州区行政区划调整工作中,实行整建制撤并,小村并大村,建立中心村。条件成熟的村,人口在3000人以上,建立新型农村社区。受地形地貌限制不能撤并的村,逐步搬迁安置到中心村或新型农村社区。已搬迁合并的村,设立新型农村社区。对撤并的村坚持群众的承包使用权不变,原村组签订的各项经济合同在有效期内不变,原已确定的债权债务不变,上级部门原确定的扶持项目、款物实施地点和渠道不变。撤并村后,村级党组织一并合并,合并后村党组织党员人数在50名以上的,设立党的总支部委员会。选举过的村党支部班子生活待遇维持三年不变,村上的经费维持三年不变。

华县村级行政区划调整后的村名刍议

作者:秦寂

作者简介:秦寂,为作者笔名,陕西华县人,华县地方史志研究者。

2014年底至2015年初,华县村级行政区划进行调整,原242个村民委员会(民间俗称为行政村或政村),调整为121个村委会和14个新型农村社区。

新村名有的很好,如赤水镇的台台村、新城村合并为大涨村村民委员会,城里村、南吉村、太平村合并为小涨村村民委员会。大涨、小涨本是历史久远的地名,最迟在明朝时就已有记载(见明《华州志》卷一),大涨村、小涨村从明清直至1950年代初都存在,明、清、民国初,曾设有大涨里、小涨里,解放后,还曾设过小涨乡。以后,这两个村名在行政区划中逐渐消失。这次借并村之机,恢复历史旧名,值得点赞。类似的例子还有赤水镇的辛村、罗家合并为遇仙村、赤水镇的姚家村、李家堡、陈家村合并为朱村、下庙镇的什字村、新建村合并为胡村,新村名其实都是有数百年以上历史的老地名,不过近几十年在行政区划中消失,仅在民间口头尚存,这次旧名重用,体现了这一地区的历史厚重。

有些新村名勉强可以,但不尽如人意,如杏林镇的原梁西村、老官台、李庄合并称李庄,不如叫老官台,因为老官台是伟大诗人杜甫在华州时的纪念地(老官指杜甫),老官台还是新石器时代“老官台文化”的代表,不用有深刻文化内涵的老官台之名,而用毫无特色的李庄,未免可惜。再如,柳枝镇的拾村与北拾村合并为新拾新型农村社区,拾村是华县延续历史最悠久的地名,最早可追溯到西周时。郑桓公于公元前806年受封,在今华县地区建立郑国,先居住在棫林,后迁徙到“拾”地。郑国东迁到今河南一带后,拾地渐渐形成村落,称为拾村。以后延续至今,有2800年以上的历史,当为华县之最。北拾村之名当与拾村有关,两村合并后称拾村是顺理成章之事,可惜未用这历史悠久之名。

有些新村名是很失败的,如,莲花寺镇的西马村与罗纹村合并称为忠义村,不知何意?西马村是唐代名将郭子仪的故里,郭子仪死后的谥号为“忠武”,是不是将忠武与忠义搞混了?《逸周书•谥法解》云:“危身奉上曰忠。险不辞难,克定祸乱曰武。”郭子仪忠心为国,平定安史之乱,“忠武”正是其辉煌一生的高度概括。而“忠义”是指忠臣义士,像关羽一类讲义气的人,称为忠义之士。郭子仪的特点是平定安史之乱,关羽的特点是义薄云天,郭子仪故里要改名,用“忠武”也比“忠义”贴切,再说,“令公”、“将相”都是备选村名。郭子仪同时代人都尊称其为“郭令公”,民国时,西马村所在的乡称为“令公乡”;郭子仪出将入相,明清时,这一带设“将相乡”、“将相里”。即使用西马村旧名也无不可,因为海内外郭子仪后裔经常回华县寻根,都知道西马村,也是知名度很高的村庄。罗纹也是有一千多年历史记载的地名,最迟在唐朝就有此名,这两个有丰富历史文化内涵的地名都不用,却用一个指向不明的“忠义”,让人无语。

再如,赤水镇的南会村与程高村合并为会东方村。“会东方”,据说是有人在此会见到西汉著名文学家东方朔而得名,其实此为讹传。早在300多年前,清康熙年间刊行的《续华州志》就对此有厘正。该书指出,当地曾出土普鉴和尚塔铭,塔铭中有元朝“中统元年重修玉泉寺于会同坊”字样,证明此地应称“会同坊”,而“会东方”不过是音转而已。这次并村未能拨误为正,仍用讹传的会东方,怕是讹传会长期传下去了。

还有,高塘镇的堡底村、里寺村合并为堡里村村民委员会,华州街道办事处的吝家村、王堡村合并为吝王村村民委员会,这种硬性嫁接的地名很容易引人诟病。像湖北省荆州与沙市合并为荆沙市,社会反响很不好,荆沙市只好又改为荆州市。

村名,包含着深刻的历史文化内涵,定名、改名,都应挖掘其历史渊源、文化底蕴,严谨、慎重,切忌草率处之,以免留下遗憾。

文章来源/作者原创

原文作者/秦寂

整理编辑/郝鹏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